首页 > 代理加盟 博客日记

奈何“小鬼”也姓李

21-03-31代理加盟围观12749

简介  李逵在门外喃喃讷讷地骂,唤入阁中,仍是圆睁怪眼,直瞅过来。李师师问:“这汉是谁?恰像土地庙里对判官立地的小鬼。”宋江说:“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。”李师师笑道:“我倒不打紧,辱没了太白学士。

 

李逵在门外喃喃讷讷地骂,唤入阁中,仍是圆睁怪眼,直瞅过来。李师师问:“这汉是谁?恰像土地庙里对判官立地的小鬼。”宋江说:“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。”李师师笑道:“我倒不打紧,辱没了太白学士。”

《水浒传》七十二回,宋江夜会李师师,贼头子哪晓得什么风月,全靠柴进相陪、燕青帮衬,守门的却是戴宗、李逵。李逵看门,哪能安分,只管骂个不休。唤将进来,才有花魁这一番打趣。太白学士姓李,师师姓李,偏偏黑旋风也姓李,这副鬼样子,怎不唐突斯文?师师一番说笑,倒透着本家的亲近。李师师又赏酒三盅,戴宗、李逵喝了,还去门前守着。师师小姐风情雅趣,言语、行事大有过人之处,谁说《水浒传》女人写得不好!黑旋风好酒而厌色,佳人打趣之语多半听不懂,这酒喝得更难尽兴,没头脑加不高兴,后面便拿交椅打翻杨太尉,惊得赵官家一道烟走了。高太尉领军马追击,五虎将接宋江出城,单留燕青照应李逵,那黑旋风待要如何?只见李逵从店里取了行李,拿着双斧,大吼一声,跳出店门,独自一个要去打这东京城池。正是:声吼巨雷离店肆,手提大斧劈城门。

这一回叫《李逵元夜闹东京》,回末又着落在黑旋风身上。二李相逢,天子回避,已是奇文。李逵斧劈东京更是妙笔,一痴蛮莽汉,逞匹夫之勇,换作他人纯是愚不可及,铁牛做来便睥睨千古。至性刚强,天杀星本色如此!接下来呢?李逵从客店里抢将出来,被燕青抱住腰胯,只一交攧个脚捎天,拖将起来,离开现场,望小路便走。呵呵,如此妙文,堪浮一大白否?

梁山好汉闹元宵,非止一回,闹东京之前已先闹过北京,场面更加火爆,那是第六十六回《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》。大名府是北宋之“北京”,向来有大张灯火庆贺元宵的体例,翠云楼则是河北第一酒楼,鼓乐笙歌之地,楼前又扎起一座鳌山。万民欢噪之夜,梁山强人乘机作乱,火光冲天,鬼哭神嚎,身为地方大员的梁中书弃城逃难去也。这桩《水浒传》的大事件,在《金瓶梅》与《荡寇志》中也曾提及,所言各不相同。《水浒传》中此事发生于宣和二年,《荡寇志》大致是政和四年,《金瓶梅》则系之于政和三年,那是正月上元之夜,梁中书同夫人在翠云楼上,李逵杀了全家老小,梁中书与夫人各自逃生,李瓶儿带着珍珠宝石,和养娘走上东京投亲。

梁中书可算贯彻梁山首尾的重要人物,他越失败,梁山便越兴旺。梁中书丢生辰纲,晁盖等人便获得了梁山入伙的启动资金;梁中书丢大名府,棍棒无双的卢俊义才成了梁山的二头领。先送钱,后送人,这位梁世杰先生为梁山发展可说是尽心尽力了。此人绝非高俅那般市井无赖,看他提拔杨志,颇有识人之明,元宵设防,不无虑事之谋。想来若非一表人才,蔡太师也不会招他为婿,可惜是个巨贪,倒像是作者特为太师画的一个影子。再看看李瓶儿,先给梁中书做妾,后给西门庆当小老婆,前者是蔡太师女婿,后者为蔡太师干儿子,真是有趣一笔。

话说回来,历史上本无梁中书此人,李瓶儿更是虚构。李师师倒是确有其人,而且好像不止一个,但其与徽宗私通款曲,则纯属说书人卖的粉段子。北宋也有名叫李逵的,然其生平事迹去黑旋风远矣。真假虚实之间,各色人物如棋盘中黑白子,都在作者编排下各自腾挪,生出一书一时空的玄妙,触发人生况味的花花果果。遥想那年正月十五,李瓶儿正过着生日,李逵便杀将进来,小脚娘子于是从河北一路奔去河南。明年又是正月十五,李师师却把李逵取笑一番,赏了酒吃。不通风月的李小鬼,迭遇佳人,不涉情爱,早破了才子佳人的小团圆,更不必提当下玛丽苏与杰克苏的俗套。

 

Tags:

上一篇:搭窝
下一篇:如何预防儿童春季过敏?

相关文章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