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代理加盟 博客日记

干卿底事

21-03-30代理加盟围观6976

简介  初春,驾车穿过旧金山海滨的金门公园。平日,密密匝匝的树和连片的草地,尽是绿色,要么老成的墨绿,要么矜持的嫩绿。不知何时冒出大模大样的绛红,不多,这里那里,一蓬蓬,很是触目,是桃花。每年春节

 

初春,驾车穿过旧金山海滨的金门公园。平日,密密匝匝的树和连片的草地,尽是绿色,要么老成的墨绿,要么矜持的嫩绿。不知何时冒出大模大样的绛红,不多,这里那里,一蓬蓬,很是触目,是桃花。每年春节,桃之夭夭是按时出场的,灼灼其华是不会偷懒的。不但灿烂在野外,还会被中国人砍下,放在唐人街的花摊,按照蓓蕾的多寡和枝条的大小,每株卖价从一二十元到数百元。然后,街上浮动着超低空的桃花云;最后,被对新年满怀憧憬的人物插进大花瓶。我停下车子,在树下徘徊,花香若有若无,近看不再成片,每一棵各自为政。我脱下口罩,以示诚恳,向树上忙于迎春的使者致敬。我以为一次点头,至少有一朵花轻摇一下,以些微的感动回应。枝头并无动静,讨了个没趣。没有风,蜜蜂嗡嗡飞过。记起十年前路过徐州,走进一处建了天下刘姓发祥地“彭城堂”的园林,白杨树约齐了,在头顶萧萧复萧萧,我初以为是始祖显灵。再想,树才不管人事呢!

是啊,何止“吹皱一池春水”,组成自然界的全部东西,哪一桩“干卿底事”?桃花不为人的节庆而开,一二十天后,落红遍地,也并非配合才子伤春。林黛玉葬花,花不会感恩。人,特别是诗人和恋爱中人,向植物慷慨分发只有人才有的感情或诗意。一厢情愿,欺负人家不会申辩,更不能将不满付诸行动。花不解语,石头不能言,由世代罔替的独裁者——人类包办,被含情脉脉,被微谈言微中,被用来作这种象征那种前兆。

人和动植物的不相通,是命定的。“通感”云云,文学上一种表现手法而已;极少例外,见于宠物,也仅限于初级、表面。彻底解决沟通上的难题的,从古到今,似乎只有一个公冶长。传说中,有一次他从魏国回到鲁国,见一老妇人在路上哭,问她为什么?回答说儿子外出没回来。他说,刚才听到一群乌鸦谈话,说要一起到某村庄吃肉,很可能你儿子已经死了。老妇人赶去查看,果然看到儿子的尸体,便向村官告状。村官说,没杀人,怎么知道有尸体?把公冶长抓起来,对他说:“你说你能通鸟语,且试给我看看,如果是真的就放你。”公冶长坐了60天牢,终于听到鸟叫,哈哈笑起来。监狱长问他笑什么,公冶长说:“鸟雀在唧唧喳喳,说白莲水边,一辆运粮食的车翻了,拉车的牛连角也摔断了,还没收拾干净,咱们飞去啄个痛快!”监狱长前去查看,果然如此,于是公冶长获得自由。此后,他还敢不敢窥探有羽一族的隐私,不得而知。

这故事诚然别开生面,可是有点煞风景。不懂鸟语,单听鸟声,清脆婉转。求偶时公鸟放低身段,曲意挑逗,雌鸟矜持应对。鸟们斗歌,此起彼应,更是高级天籁。可是,深入鸟们的日常生活,才知道它们一点也不雅,不谈哲学、美学、爱情和咏物诗,只说口腹。和人类一样,以食为天。而在古代,乌鸦的口粮,居然是人的尸体。读至此,恶心吗?

佛家对妄自尊大的人类作出警诫。周作人的《我的杂学》抄了《梵网经》中对“盗戒”的注解:“《善见》云,盗空中鸟,左翅至右翅,尾至颠,上下亦尔。俱得重罪。准此戒,纵无主,鸟身自为主,盗皆重也。”连提鸟笼也是罪,别说拿气枪瞄准了。

驾车从公园开出,一连打了十个响彻行云的喷嚏,来自花粉过敏。没有疑问,是桃花送的礼物。姑且算对我的青睐吧!

Tags:

上一篇:话说“命运”
下一篇:两筐干粮

相关文章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