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摩臣代理 博客日记

训练

21-01-22摩臣代理围观11462

简介   星期四,杨树海一早去敲对面的门。隔了半分钟才有人来开门。黄依然在长袖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,头发起伏不平,脸上的表情则看不出起伏。他边进门脱鞋边问:“我妹呢?”“在房间。”黄依然睡

 

训练

 

星期四,杨树海一早去敲对面的门。隔了半分钟才有人来开门。黄依然在长袖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,头发起伏不平,脸上的表情则看不出起伏。

他边进门脱鞋边问:“我妹呢?”

“在房间。”黄依然睡裤底下露着一截脚踝,单薄得如同不设防,他忍不住提醒道:“穿个袜子你,当心着凉。”说完去敲里屋的门。

敲了门,又喊了两声“其星”,见没人应,他推门进去。以为门背后是幽暗的房间,却见秋日惨白的晨光从打通的封闭式阳台探入。如果不是连绵阴雨,阳台的日晒不错。杨其星的床已收拾平整,她坐在床边挨着阳台的书桌前,一身灰蓝色运动服,戴着去年生日杨树海送的香槟色Beats耳机,嘴里念念有词。那架势像在学外语。

恍惚间,杨树海仿佛回到了从前。在上外日语系念书的妹妹常到他的租屋过周末。她大一的时候,他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做设计,租的房子客卧合一,没空间多放一张床,杨其星来了就睡沙发。这种房子的格局诡异,厨房和卫生间之间有个比过道略大的房间,算是饭厅兼书房,窗户对着一处阴暗潮湿的天井,楼下人家做饭的油烟从那里飘来,因此不分季节关着窗拉着百叶帘,采光全靠照明。

杨树海一周工作超过六十个小时,周末遇上不用加班,总要睡到中午。当他起来洗漱,那个小间的方桌旁,是戴耳机端坐的妹妹,身形被台灯照成剪影。

此刻,书桌旁亮着落地灯,妹妹的侧影一如往昔,让杨树海有种昨日重现的错觉。和那时不同,杨其星念的不是日语,而是发音僵硬的中文。

“那是,我们,最后……”

又在听口语录音吗?杨树海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走过去,轻拍妹妹的肩。她摘下耳机,转头看他。耳机口漏出语声,杨树海知道,那是过去的陈晓燕在说话。杨其星的复健材料是陈晓燕设计和制作的。妹妹刚生病的头两年,她们几乎一有空就在一起练习。从根本无法与人交流,到如今能在店里和客人简单对话,杨其星付出了外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努力。听,说,读,写,她一点点重新捡起语言,比当年学外语慢得多。八年了,只做到现在的程度。可能和她最近几年没怎么练也有关。

杨树海想起陈晓燕说过的一些事,关于妹妹后来为什么会停止一对一,也不再自习。但今天,妹妹又开始了一度中断的训练。

前天在店里,妹妹的失语症让两个警察相当受挫。他们的大部分问题是由杨树海和陆南代为回答的。

Tags:

上一篇:手稿弥珍
下一篇:疑心

相关文章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