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摩臣代理 博客日记

伯选先生

21-01-18摩臣代理围观7528

简介   三年前,伯选老先生和老伴儿搬进了昆明东郊金马寺的一栋两室两厅的房子,伯选住朝南那一间,老伴要让已行动不便的老先生待在家里也能晒到充足的阳光。客厅小阳台上,大女儿为老两口搭了个花

 

伯选先生

 

三年前,伯选老先生和老伴儿搬进了昆明东郊金马寺的一栋两室两厅的房子,伯选住朝南那一间,老伴要让已行动不便的老先生待在家里也能晒到充足的阳光。客厅小阳台上,大女儿为老两口搭了个花架,种上了矮牵牛,老伴闲下时就把矮牵牛的根茎蔓藤顺着花架一路梳理上去,形成一面生机盎然的植物墙。夏天的清晨,一丛丛喇叭形状的花朵开放在阳台上,特别茂盛。

这次搬家是老先生的执意。

自从到昆明,老两口一直和大女儿住在一起,照顾当时还在上小学的大外孙女;直到六年前,小女儿生了小孩后,原以为可以松口气的老两口决定放下即将实施的欧洲行,又搬到了小女儿家,开始带第三个外孙。这一带就是六年。待小女儿的孩子上了小学,老两口才有了单独居住的打算——人生至暮年,图的也许就是心安和清静。设身处地为孩子们着想,该帮的帮了,该做的做了,尽量少留遗憾。对于这些年的辛苦,老先生不是没有怨言,但人生总得做些让步。

伯选80多岁了,生命的长度在和疾病做持续抗争时会显得特别不易。糖尿病17年,早中晚餐前必须按当天的血糖情况打胰岛素针,一天三次;帕金森10年,一天四次服药,最晚的服药时间是24点,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睡眠……这都是伯选不得不接受的日常。帕金森症状,站立时间一长腰就弯下,得靠一支拐杖伫着。

久病令伯选常感沮丧而开始发脾气。这样的时候,老伴会在阳台待上一会儿,给花朵拍个照发个朋友圈写几句自我鼓励的话,算是给自己提口气。人生的前三分之二,一直是伯选照顾体弱多病的妻子,到了晚年,妻子身体反而硬朗起来反过来照顾他,这是家人也始料未及的。

年轻时的伯选意气风发,是教师队伍中为数不多的琴棋书画样样拿手的文艺青年。不仅如此,女儿们身上好些衣服都是伯选夫妇自己做的,有一年伯选给小学四年级的二女儿做了一条蓝色直身连衣裙,穿去学校显眼极了,那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啊!后来学校决定给初中学生做校服,设计任务就交给了伯选。顺应潮流,伯选为学生们设计了一款宽肩阔腿的灰色西服。衣服样品做出来后,学校从每个年级选了几个孩子在课间操时间做服装展示,伯选的设计款式得到师生们的一致认可,第一次穿上校服的学生们兴奋极了。

那个时候,伯选一家住在滇池边上一个叫湖滨村的工厂宿舍区,五十余平方米的屋里竟然有个小小阁楼,夏天,年轻的伯选夫妇就在那个阁楼上踩着缝纫机。小阁楼很挤,除了女儿们的一张睡床,角落堆满了生活日用,阳光从窗户倾斜而入,洒在木地板上,看得见细小的微尘。

楼下厨房后面有个院子,院子里养了鸡,种了蔷薇,花季一到,院墙一半挂满粉红色带甜味儿的花朵,伯选的女儿们会从窗子翻出去,穿过小院跑到马路上。

待女孩们长大一点,伯选开始让她们接触文艺,大女儿学小提琴、二女儿学手风琴、小女儿学画画……每到儿童节,学校组织文艺汇演,女儿在台上拉小提琴,爸爸就在旁边手风琴伴奏。都知道学校有个会拉琴的风度翩翩的数学老师,仿佛才艺自然而然就长在他的身上。

小学一侧的平房是校办小工厂,每周末有半天时间,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,实验性地做一些木质尺子类的简单教具,大部分和光学有关。在伯选的带领下,学生们用简易显微镜观察蚂蚁。有一年寒假结束,在开学典礼上,伯选自制了一件东西,一股绳子拴着一个燃了火的风炉,以圆周的方式甩,和全校师生解释半径不超过一米的永远不会脱离轨道,这就叫“离心力”,当时孩子们都看傻了。那时候的伯选先生已经担任了小学教导主任,主管数学教学。

提起这些往事,容易唤醒伯选老先生某一片刻的欢愉,过去的那么多在晚辈看来很酷的事,伯选都记不清了,成为碎片了。

2020年5月,蓝花楹盛开,是伯选的最后一个夏天。他身体状态好一点时,女儿们会拉着两位老人出门过周末,一家三代十几口人,齐齐整整;三个女儿还像小时候一样腻腻歪歪靠在身边,和老先生开玩笑。伯选的反应有些迟缓,看着孩子们闹,嘴角有浅浅的笑。关于幸福,他是知道的。

去年初秋,伯选进了一次医院,繁复的治疗阶段对一家人都特别不容易。病痛难忍的时候,老先生显得烦躁,情绪低落。

原本,他有他的骄傲啊。

两个月前,伯选先生去世,享年82岁。人生一场,真的好快。

Tags:

上一篇:瑞雪
下一篇:治病

相关文章

标签云